主页>> M点生活 >宽窄巷子 ◎李佳静 >

宽窄巷子 ◎李佳静

发布日期: 2020-07-04

浮世街头,上演的不过是萍水相逢的寻常故事,却如此撩动人心。走进成都的宽窄巷子,那青砖灰瓦的巷弄,灰黑色的石板路,古韵犹存的建筑,气派堂皇的洋楼,文青风格的书店,高级的餐厅,香气四溢的小吃,川流不息的旅人……,除了成为我按下快门一个停格的风景,还有那些街头艺人投掷出的浮光掠影,成了晶莹的彩色泡泡,儘管稍纵即逝,却也因瞬间的美好消融了工作的烦忧与亲情的羁绊。
走在宽窄巷子,大多人都回到最原始的慾望,那就是让唇齿与小吃展开一场缠绵悱恻的爱恋。我也不例外,那四川小吃,像是凉糕、冰粉、三大砲、狼牙土豆、串串香……,把味蕾驯养得服服贴贴。但宽窄巷子带给我的,当然不只这些,那些深厚的历史底蕴,那喧嚣的庶民风景,那繁华与古老交织的画面,似乎在揭示着现代人都渴望这样的民俗商业巷,既古老,又时尚;既怀旧,又喧闹。也似乎在反映着,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筑,被星巴克、被欧美啤酒、麵包店所进驻,那种川西民居与北方满蒙文化内涵,正在一点一滴的逝去,这也是城市建设飞速发展的另一种残酷。
宽巷子和窄巷子位于成都的西北边两条平行的小街,距人民公园约十五分钟的距离。宽窄巷子是旧时满城(少城)留下来的一小部分。西元一七一八年,康熙皇帝派八旗军驻防成都,满城在旧少城的遗址上重修,从始建到完工历经了数十年,形成了状似蜈蚣的四十二条胡同。随着都市更新,如今只剩一宽一窄的巷子和半条井巷子,井巷子则紧邻窄巷子,清代名为如意胡同,辛亥革命后改名为井巷子。清朝时,宽巷子住的是满族的文武官员,窄巷子住的是满族士兵。后来,宽窄巷子居民阶级结构也大多这样划分,宽巷子多住王公贵族,窄巷子多住平民百姓,就这样世代传承下来。但远望宽巷子并不显得特别「宽」,窄巷子也不显得「窄」,明明是两条不宽也不窄的巷弄啊!
或许,只是一种心境的写照吧!窄巷子人潮络绎不绝,乍走进去,会以为是一条细长的溪流,挤满了蝌蚪。因为窄巷子贴近市民小民,在这里,我特别嗅得到人与巷弄间庶民的气味,包括诱人及可怕的气味。挑逗我鼻翼的有川北凉粉、香酥豆花、馥郁的咖啡香与茶香。但那油腻腻的锅魁,辣到想流泪的麻婆豆腐,还有张着一双兔牙面向你的烧滷兔头……,令我不敢恭维。看着周遭旅人在一旁啃得津津有味的兔头着实有些吓人,在一旁的老公也因好奇心驱使,把裹得辣辣的烧滷兔头呈到我面前,我浅嚐了一口,有点微腥,但这种气味有一种比较贴近普罗大众生活感,像是小时候经过市场,鱼贩和肉贩所发出的有点令我反胃,却又能让我感受到人与土地、牲畜处在艰难的现世里分泌出来的最不矫揉做作的真实气味。
相对于窄巷子总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宽巷子就显得清静许多。走着,走着,步调就慢了起来,有一种悠闲舒缓的意境。在宽巷子里,沏一壶盖碗茶,让清香甘冽的茶在舌尖舒展开来,感受一下「茶亦醉人何必酒」的恬适感。但宽巷子里的见山书院、天趣、听香、香积厨,散发着一种文青混合着布尔乔亚式的优越感,虽令人欣羡,却有也有一种莫名的距离与疏离。在宽、窄巷子里,会觉得生命的新与旧、宽与窄、贫与富,并不那幺绝对。就如孟子说的:「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」,人生即可逍遥自得了。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