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C生活家 >糖尿病併发症状多!44%糖尿病与肥胖、环境有关 >

糖尿病併发症状多!44%糖尿病与肥胖、环境有关

发布日期: 2020-07-29

每个人都可能罹患糖尿病!你也不例外
和癌症一样,罹患糖尿病的机会虽然不是人人均等,但却无人具有豁免权,就算有着基因上的优势亦然。
说到癌症,很少人敢于反驳「人人都有机率」这句话,但是碰到糖尿病,或许大家的胆气就壮了起来,以为只要血亲之中没有人罹患糖尿病或是相关病症,自己就可置身风险以外。
我在这里要向有此想法的朋友呼吁: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大错特错!
糖尿病和癌症在许多方面都有着共同点:都与基因的易感性有关、都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、都与发炎现象密不可分、罹患后也都不保证会痊癒。当然,癌症相对的高死亡率,以及病程在短时间内的快速进展,让现代人闻癌色变。相形之下,糖尿病的病程进展较为缓慢,很少会立即致命,让人惊恐的程度上也比不上癌症。然而,如果因此而轻忽了糖尿病的危险,其后果却是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。
肥胖与糖尿病是世界最为盛行的流行病
糖尿病与其亦步亦趋的伙伴─肥胖,正以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席捲全人类的健康,到了21世纪的现在,这对伙伴已经发展成全球最盛行的流行病。以往,糖尿病被视为一种富贵病,比较容易出现在高度开发的国家。以美国为例,每10个人当中就有1个是糖尿病患!全美国有高达1/3的人口是肥胖者,如果再把体重过重、但尚未达到肥胖标準的人加进来,则此比例瞬间膨胀超过2/3。这些人当中有很高比例都是未来罹患糖尿病的準候选人。
中度或低度开发国家由于经济因素,摄取的热量没有已开发国家的人民那幺多,糖尿病的盛行应该比较没那幺严重吧?在以往确实是如此,然而近二、三十年来这个现象已经彻底被颠覆了。糖尿病已不再被视为富贵病。全世界无论是已开发的欧美富裕国家,或是开发中、甚至较低度开发的国家,糖尿病与肥胖的盛行趋势都在与日俱增当中。
根据2014年美国刺络针医学期刊的一篇针对全球各区域肥胖趋势的研究报告,在2010年,体重过重以及肥胖在全世界造成三百四十万人死亡。糖尿病已经成为全世界健康议题的重大挑战。从1980至2013的这33年中,不仅全球人类肥胖的趋势持续的进行,更让人忧心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,包括欧美等医疗先进国家在内,在对抗这股趋势上曾获得成功的经验。
第二型糖尿病才是流行的主角
糖尿病依据致病原因和临床表现的不同,大致可以将其分为第一型糖尿病与第二型糖尿病。第一型糖尿病有着特殊致的病因─由于免疫系统攻击自己分泌胰岛素的细胞,让其快速凋亡,让病患无法分泌足够的胰岛素。这是一种自体免疫疾病。第一型糖尿病往往从年纪幼小的时候开始发病,所以也曾被称为幼年型糖尿病。第一型糖尿病的盛行率虽然也有增加的趋势,但却不是造成世界大流行的原因。
第二型糖尿病才是肆虐全球人类健康的祸首,也是本书所要讨论的主题。第二型糖尿病和第一型糖尿病不同,是由多种因素所导致的疾病,遗传与环境因素都扮演着推波助澜的角色。由于通常都是成年后才发作,因此也被称为成人型糖尿病。第二型糖尿病与遗传的关连较为密切,有家族糖尿病史的人,的确会比没有的人更容易罹患糖尿病。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家族糖尿病史的人就得以豁免。
人类基因并未大幅变动,糖尿病的盛行起因于环境的改变
第二型糖尿病虽然与遗传的关係密切,然而在人类基因数万年来并未大幅变动的情形下,遗传实在无法解释为何糖尿病与肥胖会在短短的二、三十年当中席捲全球,成为各国政府都感到棘手的社会与健康议题。显然,糖尿病与肥胖的盛行,还有着其他更具决定性的因素。
从达尔文的演化论来看,生物体为了生存竞争,会衍化出适应环境的基因,让自己及后代可以在环境的变动中繁衍下去。然则,基因的改变需要数百万年的时间,不是短短数十载的岁月可以见到的。因此,糖尿病与肥胖的盛行,主要源自于环境因素的变动殆无疑虑。现代社会饮食、工作方式、生活形态的改变,再加上生态环境的变迁,和数十年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这种环境与生活形态的变迁,可以让基因在不改变原有结构的情况下,做出完全不同的表现。近年来,表观遗传学已经针对这个现象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。
工作性质毋须太多体力劳动;生活忙碌让运动变成奢求;时常外食而且高热量饮食唾手可得;土地污染与食安风暴频传,让人们无意中吞下大量的环境毒素。种种原因正以人们未能察觉的方式,蚕食着群众的健康。不仅有基因易感性的人难逃疾病的魔掌,就连一般普罗大众也无法常保健康。
除了不当饮食与缺乏运动这些大众比较熟悉的原因以外,其他因素包括代谢灵活性受损、粒腺体功能障碍、肠道菌丛生态失衡、环境毒素、食物上瘾、代谢性毒血症、甚至睡眠与压力,都可能直接或间接的促成现代人罹患肥胖和糖尿病。在本书中我会分别就这些因素做相关的探讨。
无论导致糖尿病的原因为何,有一件事可以确定:
现代人不需要有糖尿病基因,就会得到糖尿病
肥胖 + 糖尿病 = 糖尿肥胖症
在以下这些慢性或重大疾病当中,糖尿病有44%与体重过重或是肥胖有关,心血管疾病则是23%,而癌症则依据种类分别从7%到41%不等。体重过重或是肥胖同样增加了罹患退化性关节炎的机会。由于糖尿病和肥胖关係如此密切,专家们因此将两个英文字的一部分合併为一个新字─糖尿肥胖症,其象徵与实际的意义不言可喻。如今,糖尿肥胖症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共通的一个字词。
因此,本书接下来的章节,就以糖尿肥胖症这个名词,做为表达与肥胖和糖尿病相关病症的代表。
医药治疗有其极限
众所周知, 糖尿病是一种无法逆转的慢性病,一旦得到了就得终生与之对抗,无法痊癒。疾病本身固然会引发一系列的併发症状,如神经病变、微细血管病变、大血管病变、视网膜和肾脏病变等,而各种治疗糖尿病的药物,同样有着或大或小的副作用,让糖尿病的治疗就如同用比较小的伤害去取代更大伤害的交易游戏,长期以往病患都是永远的输家。
当今治疗糖尿病的药物,绝大部分是用来「逼迫」胰脏製造更多的胰岛素,以导引血糖的下降。固然有一些药物是以提升胰岛素敏感性、证实可以达到某种程度改善胰岛素阻抗的功效,不过仍然无法产生治癒的疗效,而其副作用甚至可能会抵销所带来的好处。
近几年来,治疗糖尿病的药物不断推陈出新,各种不同作用机转的新药陆续上市,让治疗糖尿病的医师有了更多的武器可用。然而,这些药物的作用原理并没有改变,还是离不开「更有效製造胰岛素」这个基本原则。然则胰岛素的製造终有耗竭的一天,当这一天到来时就是启动注射人工合成胰岛素的时机。药物治疗从来就不是针对致病因,充其量只是用降低血糖的方式来减少併发症的发生。这就是目前糖尿病药物治疗的困境!
减重手术的风行成为医疗界的怪现象
由于口服及注射药物效果有其极限,因此减重手术成为了另一种被宣扬成可在短时间内控制肥胖,甚至于治疗糖尿病的终南捷径。减重手术有时被有意或无意的宣称为「代谢手术」,彷彿如同胆结石可以用手术治疗一般,只要开个刀,肥胖甚至是糖尿病这些代谢病症,立马就可痊癒。原本只是拿来治疗药石罔效的病态肥胖,如今却在众多利益相关者的簇拥之下,摇身一变成了代谢障碍的蟠桃灵药。你为肥胖所困扰吗?没问题,只要开个刀、一切麻烦就解决了。
这个说法有夸张之嫌吗?完全不!美国每年有超过23万人接受这样的手术,而且还在逐年成长当中。这种现象在美国已经引起了有识之士的忧虑,那幺台湾呢?各大医院的网站几乎都有介绍这种手术的篇幅,而代谢手术也向医学美容看齐,堂而皇之的在高铁附近竖立大看板,强烈地向大众行销用手术治疗糖尿肥胖症的讯息。